雪莱_文明叶粉从我做起

一个帅~气的爸爸。

随手摸鱼弄出来的儿童睡前读物

我的去处在哪?

一只筋疲力尽的白色的鸟站在路灯上想着。

我接下来应该去何处?我为什么要去那儿?我会有很多同伴吗?

夕阳落下,路灯亮起来了。鸟被突然亮起的路灯吓得扑腾着翅膀大叫着,却没有力气再飞了。

燃起来了!快跑!快离开这儿!

扑腾了好一会儿,它停下了,睁大了眼悲哀地嚎叫着,认为自己即将燃烧着死去。

不对,不对。我还没有燃烧起来。…真温暖啊。

鸟探头看着脚下的路灯。

路灯发出了善意的轻笑声,说。

我不是火焰。但我的光,却能像火焰一样亮,甚至更亮。

鸟有些惊喜的将肚子贴在路灯的头上,却忽然发现,路灯虽然温暖着它,可自己是冰冷的。

它有些好奇地开了口。

路灯路灯,为什么你这么冰冷,却能发出如此温暖的光呢?

路灯思考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笑着说。

我曾经想过这个问题。最初我总认为,温暖别人,总会有人来温暖自己的吧?不过现在我明白了,这个问题不重要。你看,小家伙,你感到温暖了吗?这本来就是一件让我感到很开心的事情呀。

小鸟急了。

那,你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吗?你看,就算是我这么小的家伙,都能四处飞翔浏览各地的风景。你这么大的块头,却只能待在这儿,甚至…

路灯闪了闪,打断了小鸟的话。

小家伙,谢啦。 但是别担心,我站在这儿,也能听到风景啊。小小的蚂蚁先生,漂亮的蝴蝶小姐,高傲的猫绅士与优雅的猫女士…。还有很多很多朋友,他们都会对我讲述许多事。现在,我还有了你。

小鸟有些害羞地沉默了,它想了想仿佛决定了什么似的。

路灯,你能为我指明前方的道路吗?我想知道,我应该飞到哪里去。

路灯的灯光似乎变得亮了些,仿佛在说,当然为你效劳,我的朋友。

黎明即将来临,鸟飞起来了。它朝着一个方向努力的飞着。

它说。

“等我回来,我会为你讲述许多让你惊讶的故事。”

太阳来了,路灯熄灭了。它的身上,似乎还有着一只小鸟曾在它的头顶留下的温度。

同往常一样,但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了。

那是旅行者的决心,还有守望者的心。

那颗因日复一日待在原地而逐渐冰冷的心,又重新暖了起来。

日晒,风吹,雨打,雪落。

时间先生先生不停地跑着。

路灯的铁皮已经有些生锈了,它今天也在眺望着。

夕阳落下去了,路灯又亮了起来。

一只小鸟慢悠悠地飞过来,停在它的头上。

小鸟说。

你好呀,路灯。

路灯说。

你好呀,小鸟。

小鸟蹲在路灯的头上,用肚子温暖着它。

它说。

好久不见,我回来啦。

故事的最后,路灯等回了它的小鸟。

不错的结局,对吧?

但是故事外的路灯,什么时候才会等到属于自己的小鸟呢?

翻出了以前的画!以前的画风比现在好看诶。叹息。

【好茶组/朝耀】小兔子乖乖

*良心发作。我真的以后都不码刀了信我真的。

*我看着这个题目就觉得我可能…要被打。

*OOC注意。玩儿梗较多注意。文笔很差注意。

*甜…不是谎言啦请不要怀疑我!!!

*掉粉time❤

*不是同一个时期写的…所以文风会有所差异,引用的梗也会不一样。(但依然是段子而且文笔很差没有进步

*以上。开始喽↓

 

 

 

1.

亚瑟·柯克兰是一只小白兔,准确来说,这位大爷还是只非/法入境的传说中成了精的兔子先生。

 

2.

由于我们看的并不是贝x的极x求生,观众们也不会想看一只兔子的极限求生,这也不是旅行兔子。所以我们只能看见一只蹦蹦跳跳头上还戴着反重力到想让牛x破棺而出的黑色小礼帽的粗眉毛兔子先生,用着他翡翠似的小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片看起来会是不错的落脚处的森林。

 

3.

这只兔子的内心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姑且不知道。不过——呃。看起来这小家伙是要在这儿安家了。他终于拿下了自己的小帽子,从里面拿出了...一根胡萝卜和一坨精灵?

 

4.

精灵听了想打兔甚至想给他来个美丽的magic,让兔生减那么个一秒啊之类的。当柯克兰兔先生知道了这位蛤精灵的想法后,不屑地摇摇头随后推了推不知从哪儿抢来的眼镜开了口。“我觉得不行。…话说你就是传说中的养蛙人吗?让蛙到处跑几天都不回家的那种?”

 

5.

“太暴力了!这实在是太暴力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琼斯松鼠说。“但是——噢!我真的很想说一句苟禾唔唔唔?!你们要干嘛!嘿放开我我可是hero嗳怎么能现在就退…”

 

6.

苟屁。苟什么苟,我们森林禁止养苟的。太丢脸了,你还是褪裙吧。

 

7.

呵。我们的森林可是最和谐友爱的大森林啊,最最最和平的那种…嗯?嘛玩意儿?你说那些动物又打起来了?呃。别担心,这也是他们之间友爱的交流日常之一。嘻嘻。

 

8.

兔子亚瑟就这样再这座森林里住下了,照常来说,接下来应该是这只兔子优哉游哉地在这个森林里过完了一生,但是——你知道的。Magic,总是那么的美妙。

 

9.

在亚瑟·柯克兰建好了属于自己的第一个房子后,他便踏上了征服这座森林的道路。作为一只会打架的兔子。他想。得好好利用一下自己的优势为自己谋点儿利,无关其他,单单是伴侣方面——嚯,说得好像这年头还有啥真的完全不想脱单似的,就算是一只兔子也要想脱单啊,所以人际关系地势方面自己必须达到兔中最优来吸引(将来会出现的)伴侣的注意!

 

10.

了不起。为资本主义兔伟大的思想鼓掌。

 

11.

带着这个想法的亚瑟兔一打包好可能要用的东西比如美食司康饼与一些小武器,就立马踏上了征途。

 

12.

【系统】亚瑟·柯克兰索敌中—

 

“嗨——那边的兔子!要和伟大的英雄松鼠做朋友吗?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喔——Yahooooooo松鼠跳伞!…!?噫卡住了?愚蠢的树枝快把英雄松鼠放出来。”

 

【系统】未闻其鼠先闻其声。发现敌人!松鼠(阿尔弗雷德·琼斯)出现了,…对方在降落的时候身体卡在了树枝间,是否战斗?

 

13.

结束脑内的自娱自乐,亚瑟瞅了瞅这个看上去就有些傻里傻气的松鼠,沉默了几秒便抄起萝北算是对这个问题的应答。

 

14.

“嗷!!!”

…为我们亲爱的琼斯同志点一个小松果儿,嘘。

 

15.

“干嘛打我…这年头的兔子怎么都这么凶…。”有些委屈但好歹脱离了树枝的怀抱的琼斯松鼠捂着头嘀嘀咕咕,而他口中的凶里吧唧的兔子抬眼看了看他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冷哼。“只是在征服这片土地而已…我问你,这个森林里都有些什么厉害的家伙?”“诶听起来好好玩儿——厉害的家伙当然是英雄我啊。喂你这个表情真是太不尊重松鼠了!!!今天只是一次失误…除了我还有王耀,勉为其难地再算上那只大黑熊!不过王耀可和咱们这些家伙不一样——”

 

16.

“…仙人吗?东方特有?总而言之还是先去四处游荡吧。”和松鼠琼斯告别后,亚瑟·柯克兰似乎在心底思考着什么,随后拿上萝卜继续开始了旅途。

 

17.

亚瑟·柯克兰再次开始索敌!索敌成功!

发现了大黑熊伊万布拉金斯基,是否进攻?

18.
亚瑟柯克兰扯了扯嘴角讪笑着对着面前的大黑熊扬了扬手中的萝北。“哈喽...?”

大黑熊笑着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朝他挥了挥爪子,如果要将他的表情弄成颜文字,那大概就是“^L^”吧。

而直直面对着这个表情的亚瑟柯克兰心情就很复杂了。他的动作僵了僵,干笑了两声便选择拉拉耳朵转开话题。“你知道仙人王耀吗?我是来找他的...”

19.
“诶?王耀吗?万尼亚知道喔。他可是万尼亚的朋友呀。”大黑熊伊万眨眨眼顺从地接过了话题,然后抛出了一个更大的问题。“作为一只兔子的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不...也没什么太大的事情...总而言之你带我去找他就是了!!”“诶——不说明目的我可是不会带你去找他的!”

???难道有小动物会对一只大黑熊说,“我是来挑战你的朋友的!!!束手就擒吧!!”这样的话吗?怎么想也不会吧,虽然作为大不列颠的绅士从不轻易言败,可再怎么说又不是傻子...对了。先编一条理由糊弄糊弄他吧。

20.
“其实我找他是为了询问有关我未来伴侣的问题…”说出来了。“因为之前一直听说东方的仙人算命都很厉害所以...。”大黑熊伊万惊讶了。大黑熊伊万震惊了。大黑熊伊万信了!!!他一把抄起兔子就扔向了森林正中心。喔,看这如行云流水般的熟练的动作!!!

21.
...还是为兔子亚瑟柯克兰点蜡吧。

兔子亚瑟柯克兰享年x岁。

全文完结。

22.
我错了我不该开这个玩笑等等别扯我——嗷!!!

感谢兔子先生在旅途中带上了我...也感谢他现在都没有啃我。

23.
因为一些小原因,亚瑟柯克兰并没有从高空摔到草地上变成一个残疾的兔子,而是掉入了湖中。但他发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当你作为一只兔子掉进湖里,你砸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你觉得那软软的东西会是什么?鱼?食人鱼?还是...水怪之类的?

 

24.

现在兔子先生亚瑟·柯克兰的心情并不算好,因为他觉得这可能是他生命中最后一次游泳了。直到他被一双手捧起来的时候他都是如此想着。

 

仙人。出现在这里,还在湖中…在东方的这座森林,应该也只有那位仙人了吧?

亚瑟·柯克兰如是想。

 

25.

“泥闷这些瓜娃子喔。搞些啥子玩意儿啊一天到晚尽不学好。”

 

26.

你谁啊。

亚瑟·柯克兰默了。他感到了传言都不可信的道理。原来仙人都是说方言的?惊了。害怕。

 

27.

“你好。我是来自西方的兔子——亚瑟·柯克兰。”兔子跳到草坪上彬彬有礼的将帽子取下行了个礼,顿了顿嘴角的弧度有些牵强的。“…如果可以,能别说方言吗?原因你就当我听不懂吧。”

Tbc.

后续随缘。

道系。随缘吧随缘吧。

浅唱.:

看心情好坏分儒系道系。间歇性阿弥陀佛。

可念不可说:

做了几个图,献给大家

太可爱了这个哈哈哈

三两温酒:

很多鸟的表情包!

1P 叶方魏猥琐大师三人组

2P 对群规感到惊恐的周泽楷聚聚

3P 老叶vs大眼

4P 庙药互怼

5P 最初那张叶神

虽然lof封我的表情包不让你们跟我一起哈哈哈但我非要重新发我就不信这个邪了哼!!!

表情包可以转载可以转出站外,详看第一条评论~

【好茶/朝耀】一个有些迟的七夕小甜饼儿

 *糖。
*OOC预警。辣眼预警。超短预警。
*这次是真的超短。
*啊哈!
*以上。让我们一起愉快的LOVE LOVE吧(bushi




1.
亚瑟•柯克兰是某字母开头为B的视频弹幕网站上的一名比较出名的游戏区UP主。
2.
噢。说是游戏区,他本人倒是更喜欢投美食区的稿来着。
3.
“游戏区的骄傲,美食区的耻辱”。
4.
允悲,柯克兰先生。
5.
而这名柯克兰先生,今天也不务正业地—嗯?噢。玩儿4399小游戏。
6.
噫。还未出场的王姓先生发出了类似pei的声音。
7.
邮箱嘀嘀的响了起来,亚瑟•柯克兰不由得思考起来在大下午有谁会闲到了给自己QQ邮箱发短信的程度。…说不定真的有呢,起码他之前就碰到过。
8.
他打开了邮箱。看着里面那份匿名的文件陷入了思考。
9.
“想要七夕节脱离单身拥有一个美好的东方情人节吗(`・ω・´)?那就下载这份文件吧!(°∀°)ノ保证让你有个完美的恋情哟╮( ̄▽ ̄)╭”
10.
真是一个奇奇怪怪的弹窗…。据当时亚瑟•柯克兰的表情来看—他似乎在想,我才没有因为单身而寂寞,这个文件是什么鬼东西什么的。想法真是单一呢,柯克兰先生。
11.
不过俗话怎么说来着?好奇心害死猫嘛。所以他依然下载了这个文件并且打开了它。
12.
随后亚瑟•柯克兰先生看着毫无反应的界面陷入了思考。
13.
嘛玩意儿啊?啥情况啊这是?笑容逐渐消失的柯克兰气得一下关了电脑。
14.
当他第二天打开电脑的时候看着桌面上的有着一个小辫子看上去还有些娇小的东方男人时,表情又是如何的精彩呢?
15.
翻着白眼儿不知道挑哪根眉毛的亚瑟•柯克兰先生今天也是非常地柯克兰呢。
16.
亚瑟•柯克兰凑到电脑屏幕前仔细打量打量这个新来自己电脑寄居的小家伙,有些好奇哦了一声便看起来完全不在意的坐下。
•••桌宠而已吧?
17.
王耀看着自己的手陷入了思考。他谁啊?这哪儿啊?不是。这位小兄弟你能把你的眉毛挪开吗?黑漆漆的看着有点儿吓人…。他轻咳一声,伸出手敲了敲屏幕。“那个…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把我放出去吗?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做到把我弄到你的电脑里的,如果是想要钱的话我可以给的阿鲁。”
18.
亚瑟看着桌面上一大坨文字泡里的文字泡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他怎么不知道现在桌宠都这么先进了?“我可没办法做到把你放出去,小家伙。要知道,我都不知道你是如何来到我电脑的—在我刚开机什么都没点开的情况下。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让你离开我的电脑啊是吧?”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用鼠标戳了戳这个看起来在闹脾气的东方美人。
19.
“给朕挪开你的鼠标!!!”
20.
王耀快被这个有着粗眉毛和绿眸的西方男人给气死了。你瞧过试图把一盘黑漆漆的据说是司康饼的东西喂给电脑的人吗????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21.
王耀趴在窗口上晃着退看亚瑟•柯克兰玩儿他的恐怖游戏。快到转角处时他伸出手敲敲那个地方——“我敢打赌这里肯定会出来那个怪物!!!”“哇万一人家作者就是知道你会有这种心理特意不弄呢?!停停停停停你的文字泡挡住我的游戏界面了快让开。”王耀嘟囔着有些赌气地举起一个文字泡就扔向这位自称是绅士的脸—虽然还是被挡住了就对了。
22.
夏天快结束了,这意味着什么?噢,对学生党来说,又是一部开学大片儿。不过,目前看来,坐在电脑前的亚瑟•柯克兰并没有这样的担忧,甚至还有点儿喜欢上了这种和养成游戏一样的感觉。王耀啃着亚瑟给他的西瓜做出了如上的点评。嘿,别说,这瓜还挺甜的。
23.
日久生情。
24.
这是通常小说的设定。不过啊—这本来也就是小说吧?于是咱们的两位主人公便遵循着小说的道路互相看对眼了。而王耀正在思考着如何告诉这名亚瑟•柯克兰先生自己喜欢他的事实。要知道,傲娇可是一个麻烦事儿——起码目前来说是个麻烦事儿。
25.
王耀似乎想到什么了。
26.
亚瑟•柯克兰快哭了,因为他发现他的王耀已经一整天没在电脑的界面上出现了,他甚至翻遍了所有文件都没找到这个东方人!他甚至连最开始的界面都没有找到!
27.
离夏季结束还有3天。
28.
亚瑟•柯克兰终于找到他了。
29.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位王先生一直躲在他的回收站睡懒觉,甚至被发现了都没有醒过来,直到亚瑟用鼠标扯扯他的辫子——“醒一醒王耀。这儿可不是个睡觉的好地方。”
30.
王耀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31.
亚瑟•柯克兰发现,自从王耀被找到那天起,他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
32.
似乎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
33.
王耀最近似乎总是很疲惫,亚瑟•柯克兰想要知道原因却无从下手。因为无论他怎么问,王耀也不会给出正面答案,要么打哈哈,要么就扯开话题—噢。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要提起关于我在美食区投稿的事情。柯克兰先生如是说。
34.
王耀已经准备好了。
35.
这种关系一直持续到夏季结束的前一天,亚瑟•柯克兰看着他空空如也的电脑界面出神。
36.
他这次真的翻遍了电脑的每个角落,却发现连最开始的那封邮件也随着王耀消失了。
37.
回收站空空如也。要知道,亚瑟•柯克兰可没有清空文件夹的习惯。他似乎确定了,王耀随着他回收站的那堆东西一起消失在了电脑数据中,再也回不来了。
38.
夏季结束了。王耀也离开了。
39.
B站有一位被称为“游戏区的骄傲,美食区的耻辱”的UP主,他很喜欢喝下午茶,会做很多英式甜点却唯独将司康饼做的一团糟糕。
40.
七夕快乐。



思恋于夏天离去的你。

--End(????)--


【好茶/朝耀】猫与人的故事。甜饼。

一个猫与人类的故事。

*这次是真的甜的。信我。

*ball ball你们信我一次!!!!!

*OOC预警。超短预警。辣眼预警。

*Bug很多。

*以上。你们只要记住他们俩最可爱就对了。

*顺便一提,猫的动作描写有参考。就是我家主子!!!!他最可爱!!!!





1.

亚瑟•柯克兰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能看见妖精啊,妖怪之类的了。而且不仅如此,他还能与那些家伙交谈。

2.

今日,雨转晴。

3.

王耀觉得自己真是倒霉透了,因为自己的毛发有些长,又突然下雨,所以毛全都变得湿漉漉的,黏在身上难受极了。它甩了甩头决定冒雨继续向前前进,毕竟它快被饿死了。

4.

亚瑟•柯克兰发现做司康饼的材料用完了。他站在冰箱面前,有些苦恼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向窗外—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

5.

他拿着一把黑色的伞出门了。毕竟没有甜点的下午茶,可一点也算不上下午茶。

6.

王耀发现雨下得似乎更大了,他只好躲在一个屋檐下看着雨,有些无奈的扭头舔了舔自己的毛发。过了会儿后扭回头,却看见面前有双皮鞋,他有些慌忙的往后跳了一步对着面前的家伙呲着牙——他是真的有些害怕那些家伙会打骂自己。无论自己身体多好,再怎么说,作为一只猫,被打还是挺疼的。

7.

超凶.jpg

8.

亚瑟•柯克兰觉着今天还挺不错的,刚到超市门口就发现一只小猫蹲在那儿—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家养的。他蹲下看着这小家伙舔着毛,随后发现了自己在它面前蹲着后,慌慌张张地跳开弱弱(←自认为 的威胁着自己还炸毛了,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噗叽一声戳中了。他擦了擦嘴角快流出的口水盯着面前的猫,朝这小家伙伸出了手臂——

9.

然后他就被抓了。嘻嘻嘻嘻嘻嘻朕让你碰我了吗愚蠢的人类哟。

10.

超市里的收银员看着门外一猫一人,内心的情绪是非常的复杂的。他用手掌撑着腮小声的叹了口气。

11.

妈的这俩智障吧。你说好好的一帅哥为啥就跟傻的似得。呸。

12.

亚瑟•柯克兰决定要把这个小家伙拐[划去]带回家了。但在此之前他必须先去超市买齐食材,于是他摸了摸它的头,笑得温和极了。“我进去一会儿…你可千万别走啊。”

13.

王耀听到他的话,摇了摇尾巴仰起头下意识的回复了——毕竟它一直都知道人类是听不懂自己的话的。“才不会呢…。哼。我可不会等你的。”随后他就听到面前的人类轻笑了一声。“那可不行,我可是要把你带回家的啊Baka”

14.

王耀觉得今天的上帝可能是吃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了。那么长的猫生中他是第一次碰到能听到自己说话的人类!!!!!!

15.

思考猫生。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啧啧啧朕这奇妙的猫生哟。

16.

亚瑟•柯克兰看着面前这个玩逗猫棒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它正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那晃动着的小玩意儿,摩拳擦掌着准备随时发动自己的进攻。

17.

王耀要开始行动了——好的我们看见王耀选手已经锁定了目标!目标的行动变得缓慢起来了!就是现在!好的他放低了身子似乎是在担心目标发现他—当然,目标其实什么都不会做这件事儿我们就别告诉他了。嘻嘻嘻嘻嘻嘻。现在他冲过去了——快看!他精准无比的扑向了那根羽毛!

18.

然后那根逗猫棒就被亚瑟拿走了。

19.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快哭了。虽然他们俩交换了名字也友好的吃了一顿晚饭,但是自从他拿走了逗猫棒后王耀就一直在生闷气。就算自己拿着食物对方也不理不睬。他想,这样下去不行,自己必须得做出点儿补救措施。

20.

王耀觉得亚瑟•柯克兰他就是个傻子。你见过哪个主人试图让猫喝啤酒这玩意儿的???????妈的智障.jpg.不过既然是为了赎罪的话…嘛。反正也没有多生气了。他伸出自己的爪子---收回了自己爪牙后的,拍拍这个英/国小伙伸过来的手掌。

21.

亚瑟感到手上传来的肉垫的手感时差点儿哭出了声。他用另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无声的哭泣着。太可爱了!!!!!!!圣母玛利亚——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么可爱的生灵!

22.

经过这场小风波后,一猫一人的相处变得和谐了起来。虽然只是每天我逗逗你然后你给我一爪子或者咬我一口而已。

23.

但是王耀永远都不会吃亚瑟•柯克兰做出的司康饼。永远=)

24.

在来这个家之前,他以为他吃过的那些垃圾已经算是难吃的了。直到那天,亚瑟递过来了一小块司康饼,说是自己做出来的甜点希望他能试试味道如何。

25.

王耀觉得,那句“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会先来”是正确的。正确,太正确了——他吃下那玩意儿的一瞬间差点以为自己要去见自己逝去的母亲。

26.

亚瑟•柯克兰在某天回家后看到厨房的房门上贴着一张纸,上面的字样实在有些难以辨认。他凑过去睁大了眼睛仔细看了半天才看出来—那明显就是王耀写的字儿!歪歪扭扭简直就是猫爬派的代表!但是他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情在意这个了。

27.

纸上面写着几个扭曲的大字儿还有几个超大感叹号。亚瑟与狗禁止入内!!!噢。一个由心底而发出了感叹。这简直令人热泪盈眶。

28.

于是亚瑟哭着抓住了王耀并毫不犹豫的打了他一顿。

29.

今天的王耀也在扑蝴蝶。

30.

说真的,当亚瑟发现花园里的蝴蝶数量锐减的时候,他的眉毛都快掉光了。

31.

王耀现在有很多小蝴蝶。他准备在某天送给亚瑟•柯克兰。至于某天是多久…他想,大概是这座园子里的蝴蝶被自己捉完的那天吧。然后他就眼睁睁的看着亚瑟•柯克兰这人开始放些新的蝴蝶在园子里。

32.

王耀发誓,自己在那一瞬间内心绝对没有想说MMP的想法。

33.

亚瑟•柯克兰发现,自从自己放了一些蝴蝶进园子后这家伙就一直以一副大爷的面孔对着自己。吓得他差点儿以为自己的眼神出了问题。他轻轻顺着王耀的毛,小心翼翼的发出了声音。“那个…王电线通路---啊不是,王耀,你怎么了吗?”他原本以为对方会摇摇头然后告诉自己并没有什么,然而对方并不走套路,反而成为一匹脱缰的野猫。“亚绿瑟,我跟你嗦。我不扑蝴蝶了你把那堆蝴蝶放回去成不????太多了我扑不完。你再这样下去我就不把自己扑到的蝴蝶送你了啊…!”

34.

脱缰过头了吧这匹野猫??????沉默了半晌后,亚瑟有些迟疑的低下头啊?了一声,却看到对方闭上眼摇着尾巴还时不时舔舔自己的爪子似乎什么都没有说的样子。似乎猛地反应过来了什么,他有些心急的轻轻拍拍王耀的背“ba…baka?!你刚才说的…?”

35.

王耀睁开眼微微仰起头看向他。虽然王耀背对着窗外的阳光,亚瑟却从王耀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片灿烂的阳光“朕心悦你。明白了吧。”

36.

“…嗯,嗯。我也---”

37.

随后亚瑟•柯克兰就亲眼看着王耀从一只猫变成了人的样子,没有一点防备。当然,身上是有衣服的,就算没有也不会给你们看的死心吧。=)

38.

亚瑟•柯克兰深吸了一口气,抓住了王耀的手紧紧不松开。王耀猛地发现他的眼角似乎有什么晶莹的液体要落下了。“把我的王耀还给我啊你这混蛋——?!!!!!!”“哈????”





给猫喝啤酒的事情我是有干过的。LO主不是要干大事的人。猫没喝。

当然是混沌善良啦w

纸箱_死鱼忧患:

绝对中立

私はちび:

混沌邪恶  混沌邪恶  混沌邪恶  (没有比我更邪恶的人了......)

JC酱汁EX:

秩序邪恶

Frozen Pears:

本来想说我是中立邪恶。

但想了想。

在这我应该是属于……绝对中立吧:)

孙尘·跳票之王:

我不禁思考了一下我属于那个?想了想,像我这样有良心的作者,当然是秩序善良了。

【好茶/朝耀】A True 甜饼

·在奶茶店打工。突然有的脑洞

·文笔渣。你可能会看到以下情况:

·我的妈耶——这个Lo主的文笔怎么这么渣!哎卧槽这儿!这儿OOC了耶!哎卧槽这个地儿明明就没这东西嘛!!!!唬sei呢!

·奶茶名儿来自店里。如果撞了?关我屁事儿=)

·甜的。

·如上。如不介意就继续下滑吧。

                                       

 

 

 

1.

在英/国华人街上,开着一家与众不同的奶茶店。

——Mr.Tea.听着这名字倒是挺洋气的,可它的确是一个中/国人开的没错。而且里面的装修特别可爱。这个有些许特殊的中国人名字叫做王耀,据说是因为自个儿弟妹的原因才跑到国外来的。

2.

虽然说是这样,但去过他店里的人还是很喜欢当回头客的。

3.

“你想想,有WIFI还有座位啊亲!而且你造吗!店长这个大伙子啊,贼鸡儿好看。”

无视这句话。是这样啊,我认为这个客人就是个傻逼。[←什么

4.

亚瑟·柯克兰。今年芳龄十八。因为突发奇想跑到华人街试图寻找一份兼职。于是他就看到了这家与众不同的奶茶店。据说是因为装修太奇特才注意到的。

5.

亚瑟·柯克兰发誓,他真的是头一次在英/国见到这么粉嫩嫩到处都透露出少女心的奶茶店——太可怕了,实在是太可怕了。吓得他都要变成亚必了。

6.

然后他进去了。毕竟他真的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才才会开出这么…神奇的店。然后他就看见了在收银台的后面坐着一个虽然梳着小辫但明显看得出来是个男人的王耀。他竟然觉得这个编着小辫的人长得还有点儿可爱。

7.

亚瑟·柯克兰清了清嗓子,扬起嘴角露出一个帅气[←自认为的笑容。他伸出右手用食指关节轻轻敲了敲柜台—毕竟是木头,如果是石头,就算你重重的一敲,发出声音的只会是你的关节。“打扰一下,这位先生。请问你可以叫来你的老板吗?我想询问一下这里还收不收人。”

8.

柯克兰先生自信极了,他相信以他的外表与礼仪,这个店不收他反而很奇怪。于是他就看着对面的那个人沉默着打量打量他——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他的眉毛上。

9.

王耀觉得自己今天碰到了奇迹。他是真的——第一次看到眉毛粗成这样的人!他原本以为自己的弟弟王嘉龙的眉毛已经算粗了来着。这算什么?人外有人山外有山眉外有眉?

10.

亚瑟·柯克兰看着对面明显开始神游的人有些不满的挑了挑眉,随后他轻咳一声放大了些许音量——“先生?”“啊怎么了吗阿鲁?我就是老板噢。”

11.

店长…男,男性???这家伙真的是男性吗他是怎么做到比弗朗少女还弗朗少女的我的上帝我要不要找小精灵来帮忙看看啊——亚瑟·柯克兰如此想着。随后他就看着对面的家伙摇了摇头,笑得灿烂极了—“不收。”

12.

?????在这么一瞬间亚瑟仿佛听到自己心中传来了一声大写的“Fxck”,但是他必须保持着自己绅士的面孔。他有些尴尬的呃了一声后选择发出自己的疑问。

13.

“为什么?我想您这里想必会需要像我需要这样的男士吧?况且——让我当您的员工不如说是有利无害吧?”

14.

王耀开始慌了。王耀开始担心了。王耀开始思考了。王耀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像一只沼跃鱼—早已看穿了一切。但是他并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反对他的话语,因为他不可能直接说出“朕可不会把小钱钱交给你——死心吧愚蠢的腐国人!”这种类型的话。所以他只好同意了这个人的请求。“那…那你在这儿先试试吧?”

15.

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王耀在这几天之类发现,来这里喝奶茶的人越来越多了。什么?你问为什么不用“少女”而用“人”?嘘。醒醒。这儿是腐国。增加的怎么可能只有女性呢=)

16.

王耀觉得自己有点儿喜欢这个小伙了。

17.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最近有些不对,但是自己却说不出来。明明自己像往常一样——每一样东西都能做到几乎完美,但是总觉得有哪里错了。话说,今天的店长也很可爱啊。

18.

王耀决定当一个甩手掌柜了。于是他坐在店里的一个座位上大大方方的翘着二郎腿—“来!有着粗眉毛的勇者哟——!给朕来一杯日落玫瑰!”然后他就看着对方呵呵一笑,扭头对他竖起了中指算作回答。“去您的嘞。要喝自己做,反正王太阳你会做吧?这些还都是你手把手教我的呢。”“扣工资!!扣工资!!!哇你这个态度朕很不满意呀!”

19.

去你的喜欢吧。嘻嘻嘻嘻嘻嘻嘻我偏要扣工资怎么着吧。

20.

亚瑟觉得,再这样扣工资自己还不如去其他店打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自己并不想离开这儿就对了。

21.

这样的日子过了许多天。直到某天亚瑟终于对王耀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22.

“喂喂…真的不考虑换一下装修吗baka???这个太少女的了吧连我都看不下去了——”王耀沉默了几秒,然后低下头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亚瑟看不到他的脸,只能听到他正在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身子一直在颤抖着看起来就像哭了一样,于是他开始猜想这人是不是有什么逝去的友人或者家人喜欢这种风格。他抿了抿唇身子微微向前倾去试图安慰安慰他。“那个…你别伤心啊,如果,如果这是因为你逝去…啊不不不,去见玛利亚的友人或者是亲人喜欢这种形式才这样弄的话,就不用改了。”话音刚落,却发现这人哪有什么悲伤的情绪,只是不忍心直接笑出来才低下头试图不让自己大笑出声而已。气得他伸出手就往王耀后脑勺来了一爪子。

23.

王耀快被这人给笑死了。其实这些装饰是自己的妹妹林晓梅和自己一起布置的,主要还是因为自己真的很喜欢那些可爱的东西,但是说真的,其实自己原本并没有打算弄成这种…完全粉嫩嫩的布置。但是他还是很不服气的踹了回去。

24.

最后他们俩打起来了。

25.

据围观人士反应,这两人打架的方式就像女孩子一样,尽是扯头发和掐人,如果应要算的话,。

26.

笑死.jpg

27.

这次的风波平息之后,亚瑟倒是没有再提出改装修的提议了。大概是习惯了吧。

28.

虽然明面上不说,但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他们俩的关系真的好了很多。

29.

原因?要是陌生人的话会你一句“眉毛精”我一句“王太阳”的互相喊?噢,耶稣在上。我可不知道陌生人之间会有那么好的感情。

30.

祥和的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着,王耀看着翻过后出现的那页日历上写着的“情人节”仨大字,内心紧张极了。他决定向这位粗眉毛先生告白了。他悄悄的跑到花店买了一百零一朵红色玫瑰花*准备在今天打烊的时候交给那个小伙。

31.

亚瑟·柯克兰也紧张极了。他早在情人节的前一天就买好了蓝色鸢尾花*,准备在情人节当天就交给王耀。

32.

对于Mr.Tea来说,今日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33.

由于两人一直都在悄悄的观察对方,夜晚打烊的时间很快就要到来了。

34.

王耀悄悄的拿出了他买的玫瑰花束并将它们藏在了自己身后,亚瑟也趁王耀不注意把蓝色鸢尾拿在了手中。

35.

门外有什么东西闪着光。

36.

亚瑟·柯克兰终于把花交给了王耀,他低下头并不敢看对方的表情——因为他心里一直认为,中/国人可能都不太能接受同.性.恋这种事儿。

37.

他已经排练过很多次“王耀,我喜欢你”这句话了,所以他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抬头发出了自己的声音—“王耀,我喜…”

38.

枪响。

39.

亚瑟·柯克兰表示,今天是他经历过最多大起大落的一天。现在他正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着,表情焦急极了。他想,当时要是自己多观察一下门外的事物就好了。现在犯人已经被抓了,是一名年轻的小伙子。据说这个小伙原本是要盗窃金钱的,但是最后却不知道为什么拿起了自己的枪犯了一起命.案。

40.

医生出来了,,亚瑟急急忙忙的冲上前去抓住医生的衣领。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他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王耀存活的消息。

41.

他看着医生摇了摇头。他仿佛听到有什么东西响了一声。他冲了进去。

42.

王耀正躺在手术台上,这个虚弱的小伙子看着亚瑟冲进来的时候明显有些开心的松了一口气。

43.

嘀——。

44.

王耀死掉了。

45.

亚瑟想起来了,当王耀倒下的时候,他的手中正拿着一百零一朵红玫瑰。

 

 

 

 

*一百零一朵红玫瑰:唯一的爱,执着的爱。

*蓝色鸢尾:蓝色鸢尾是赞赏对方素雅大方或暗中仰慕;也有人认为是代表着宿命中的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不过文中的亚瑟原本只知道这种花,代表着暗中仰慕而已。


【王黯/自戏】一个超短的不知道倒是是嘛玩意儿的自戏。

  -所谓「桃源」只会在现世人的梦中所出现。本就不会存在着什么真正的安乐之处。

 这一点我是知道且明白其将永恒不变的,就像我现在很清楚我目前是处于自己的梦境之中而非现实。看着湖水屈膝蹲下,伸出手轻轻触碰着面前的水面,凝视着自己的倒影。

  -「龙」,在东方象征着祥瑞,也象征着「权力」。亦有人言,「龙」头上有博山,又名尺木,龙无尺木不能升天。呵气成云,既能变水,又能变火。

 看着水面中自己的倒影头上的物体陷入了沉思,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却并没有摸到这如角或是树枝一样的东西。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转头,映在眼中的不再是那一片茂密的丛林,而是一位头上有角,身着古老的中/国服饰,面容清秀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男子。见着对方闭着眼也没有放松警惕,撑着膝盖缓缓起身盯着他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忽然迈开步伐走向他。想到了什么眸中神色变得坚定起来,在他的面前站定伸出手想要触碰他的面颊,几乎以笃定的语气说出

  “你是仙人。是龙。和爷宛如废物的那只龙上司完全不同的存在——是吧?”

 -…。

 没有回答。

 见对方完全没有回应倒也不恼,似是习惯了又似是完全不期待对方会给出回答。微微动了动脚在他的身旁站着,凝视着远方的桃林与缓缓离去「桃源」的渔人叹息了一声听起来有些无奈的扯开嘴角,指指那片桃林与离去的渔人想要他睁开眼。

  “一切的一切——都是‘人’的梦境吗?还是说,那是未来可能出现的事物?人类崇拜你,敬仰你,认为你拥有着一切。嗤…还真是可笑啊不是吗?其实你差不多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有着那象征着权力与祥瑞的身份而已。”

 -…。

  瞥了一眼他的面容内心突然有了那么一阵来自感情的波动,闭上眼睛想要抓住那一瞬间的感觉,却又放弃了。突然向前伸出右手一抓,似乎是料到了自己会抓空于是自信的扬起了嘴角。睁开了眼却猛地愣在了原地,瞳孔一缩看着面前长安城的城墙久久的沉默着,扭头看向了身旁的「龙」咬了咬牙,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肩膀似乎要质问什么,瞥到他头上的「角」时有些不情不愿的收回了手。垂下头看着面前的尘土低喃出声——

  “这是你所期待的吗?君临天下?让军民常陷于战争与恐慌之中不得安生?”

 -‘否也。’

 突然听到了回答抬头看向他面上全是惊讶的神色,说是惊慌也不为过。马上收好自己的表情不再让情绪多泄露一分,仔细观察了一下身旁的仙人,发现对方依然没睁眼有些泄气的撇了撇嘴角啧了一声。转身想要离开这儿却发现身后便是十万精兵,虽说是十万,不过是个大概的形容。被一位身穿盔甲骑着大马看起来是将军的家伙猛地用枪指着询问是谁,思考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境地便老实的告诉了他自己的名字,却看到对方猛地下马咬了咬牙看起来有些气恼的——

  -“爷可不知道世上竟有第二人名儿亦为黯,别开玩笑了。你这家伙…难道是别国派来的奸细?”

 听到与自己完全无差的声音下意识扭头看向了「龙」,似乎想要从他那儿得知什么。刚想开口回应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家伙时便见面前的情景又发生了变化,悄悄咽下一口水全身戒备了起来,看见是之前的湖时便放松了些许警惕长舒了一口气。原地坐下看着面前的湖水忽然有些迷茫了起来,于是询问出声。

  “我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为何?虽被家人说是奇迹,却没有就算普通的家伙都有的东西——爷可一点儿也不甘心。”

 双手放于身侧,五指合拢成了拳的样子握紧期待对方给自己一个准确而又满意的答案。

 -‘呵。为何要问吾汝存在的意义?汝明明是知道的不是吗——作为「国」而言?’

 听到他的回答猛地抬头看向他想要反驳,却见到对方睁开了眼,盯着他的瞳孔缓缓松开了拳头。多么神圣的瞳啊,与人们印象中的神明所差无几——虽说是金色的竖瞳,却比普通的瞳孔更令人信服,宛如有什么神秘的力量般支使着人们向他臣服。

 -‘汝如今只要好好的看着这天下,聆听来自各方的意愿…便好。’

 意愿…吗。君临天下?不,不会的。如同我之前所说,也只有一些君主和愚蠢的家伙会期待这件事。如此看来…那便是…

 -‘国泰君安’

  “国泰君安便是。”

  两道声音同时发出,猛地明白了什么,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笑出了声,站起身面上不再是迷茫,而是有些许释然。再看身边的景色,哪儿有什么为「龙」的仙人和桃源,分明是自己的家中。

  “爷倒是明白了,呵——算了。什么仙人,你这家伙分明是来玩儿我的。是啊…国泰君安,国泰君安便好。”